全国优秀农民工王光球: 做心中安稳的流浪打桩人

2021-05-07 10:47:40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易巧君 刘梅玲 段善平

分享至手机

中人社传媒记者 易巧君 刘梅玲 段善平

“咳——”“咳——”电话那端接受记者采访的王光球时不时需用干咳来清清喉咙,白天机器轰鸣的桩基工地已过度消耗了他的嗓音。

可是,这位从“工地杂工”华丽转身为“打桩大咖”的全国优秀农民工对此毫不在意,直言自己“早就习惯了”。而记者从他略微嘶哑却相当流畅的谈话中,分明看到了这位“普通农民工”从“走出大山”到“走出国门”的踏实而闪光的足迹。

桩基工作又脏又累还责任巨大。

“工地就是我的大学!”

“我就是一普通农民工。”“从我们普通农民工来说……”针对记者提问,王光球不时就迸出了“普通农民工”回答。

王光球,中国水电八局印尼雅万高铁项目部现场施工员,1979年9月出生于安化县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从18岁职高毕业后,他站过工厂流水线、打过零工,也在工地搬过砖、扛过钢筋。直到2005年,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得以参加中国水电八局在广东惠州蓄能电站的基础处理工程,他的职业之路终于开始聚焦。

建筑物基础施工,也简称桩基处理,这是一个又脏又累还责任极其巨大的工种。脏,主要是施工场地都是处于初期阶段,主要和泥水打交道。累,一方面是因泥水搅和的工地,按王光球的话说是“一次次套鞋踩下去,每天拔脚都拔得浑身发软”;另一方面是大型打桩设备入场,为节约按月计算的租金成本等,一般每天都只能24小时作业,工人至少也得12小时轮班。

责任巨大,王光球对此更是着重强调。所谓“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如桩承台建设稍微不坚实,上百吨的大吊车等设备开上去,很可能导致“翻台”的重大责任事故;而建设好的承重桩,如有哪怕几毫米的下沉等,也很可能导致建筑物倾斜、开裂甚至倒塌,高速列车则会造成严重的脱轨事故。

“因为如此,能在这个建设工种里做长久的人不多;也因为如此,像我这种没有多少文化、不怕脏累、想有一份稳定工作的农民工,一干就是10多年吧。”王光球笑着告诉记者,他能进入工地这所大学并获得专业方面的巨大成长,也因为自己特别幸运,遇到了愿教、会教他的好师傅、好同事们。

打孔、调浆、灌注,当年的他一步步跟着项目技术人员看,默默用自己的小本本记下老师傅们的经验之谈,然后再想方设法找机会一次次去实践。“我们做的很多都是地面以下的事,看不见、摸不着,老师傅们长年累月实践得来的经验原原本本传授给我,让我少走了很多弯路。”王光球说,在工地这所大学,他不但学习了基础处理技术,而且学习了如何做更好的人。

王光球与印尼工友在一起。

“熟悉的施工感觉回来了!”

雅万高铁作为我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标志性工程,连接印尼首都雅加达和第四大城市万隆,是印尼历史上第一条高铁,也是我国高铁全产业链走出国门的“第一单”,其巨大的经济意义、社会意义、政治意义均不言而喻。

有意义、有困难、有挑战,去不去呢?王光球说自己作为普通农民工,出国务工收入更高肯定是考量之一,但同时也想做次尝试和突破:已在桩基领域工作十几年,辗转全国5个省份,要是到国外是不是也可以做?是不是也可以做得让人称好?

2018年2月,脱下国内御寒的棉服,换上长年三十三四摄氏度的印尼湛蓝的八局雅万工装,王光球首次成为了一名海外工程建设者,也让他“做更好的人”有了与以往不同的实践机会。但在此的第一桩工作就不简单,由他带班负责1号隧道土地场平、临建设施和地连墙施工,给他的时间只有一个月。

困难超出了王光球的想象,用他的话说,主要是当地人建筑施工的技术水平还停留在我国上世纪90年代左右,工人们不少仅有做杂工的经历,能烧电焊、做氧割等基本技能的人都少之又少。何况他和印尼工人们的语言还不通。

项目配备的翻译肯定是要带在身边的,手机翻译软件也让王光球“玩”得很溜,而随时随地点点滴滴的讲解、指导,他笑说则是最原始的“肢体语言”更便利和有效。在现场,他一步步地给当地工人讲解,一次次手把手教用各种设备,逐渐建立起与他们的默契,让大家通过简单的手势就能理解到对方的意图,终于顺利打开了施工局面。

“桩基工程施工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两班交替,通宵达旦,从平展场地到开孔埋护筒,还有配置泥浆、下钢筋笼、浇注混凝土等等,和一帮工作习惯、生活习惯完全陌生的工友合作,王光球“好人”做到底、技术传到家,甚至自掏腰包奉上咖啡给大家加油打气,硬是带领班组在一个月内完成了预定任务,获得了包括印尼国企部长莉尼等的一致好评。他“打桩大咖”的名气也开始在雅万高铁项目上响亮起来。

儿子很粘难得回家的爸爸王光球。

“工程人的安稳凭技能!”

罗马不能一天建成,王光球在印尼工人们眼中神一般的打桩技术,也是在国内一次次跟着水电八局参与“京沪高铁”“南水北调”等这样超级巨大、超级复杂工程历练,才逐渐“封神”的。

2009年,王光球被临时急调到京沪高铁苇桩特大桥连续梁主墩工点接手桩基施工。这一带地下溶洞遍布,塌孔说来就来,而且质地又是坚硬的沉积岩,钻机一天进尺才1米不到。与40~60米的其他地段日进尺比起来,项目部真的是欲哭无泪,听说王光球打桩技术十分了得,便立马调他去解燃眉之急。

面对大自然出的难题,王光球在钻头上镶上专门定制的合金钢耐磨块加强钻进,打到溶洞了立即抽钻填土,并加大泥浆浓度。依靠熟稔在心的多年打桩经验,他硬是一点一点啃下了苇桩特大桥连续梁主墩几十根50~60米的桩基,赢得了项目部为他特别颁发的嘉奖。

两年后,南水北调澧河渡槽项目,这里的工程临近地层复杂的河道,桩基孔打下去是20多米没有黏性的沙卵石层,并且桩基又是比1.2米普通桩径大了近一倍的超大孔,出现了“十孔九塌”的难题。

经不住项目部的多次软磨硬讲,原准备休假陪陪家人的王光球答应去工地现场。他认真仔细研究当地施工地质条件,决定采取护筒打桩的方式进行桩基施工,不但解决了塌孔的难题,并且在不到半年时间出色完成全部450余根桩基施工,让其名气更加如日中天。

“名气其实是虚的,能够解决好各种打桩难题,最大的实惠是让我被项目、被公司所需要,让我这样的普通农民工工作有归属感,让我们流浪工程人也能心中安稳。”王光球说。

和王光球一样觉得心中安稳的还有他的妻子,在她眼中做人做事都极为踏实的老公,不论在哪儿工作她都从不担心。并且,她还告诉记者,由于自己做市场拓展工作常需出差,他们10岁的儿子如今也“像他爸一样,能管好自己,挺独立,让人放心”。

【编辑】依孜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